李宗仁部屬抗日將士岳西溫泉療傷


  岳西縣溫泉鎮曾有一個“抗日忠烈祠”,修建于1943年至1944年。

  岳西湯池畈,曾是抗戰時期李宗仁將軍麾下的桂系國民黨第48軍軍部所在地。70多年過去,“戰死光榮”、“抗戰陣亡將士之墓”……這些碑刻,盡管受到風雨侵蝕,但仍記憶著那些發生在安徽大別山區的頑強的戰斗和壯烈的犧牲。


修補后的石碑


石碑原貌


  1938年5月,李宗仁率部參加徐州會戰,5月19日徐州失陷。徐州會戰后,國民黨選擇大別山為華中戰略要地,因為它位于鄂、豫、皖三省交界處,崇山峻嶺,地形險要,可東窺津浦,西出平漢,南下長江,北襲隴海,戰守皆宜,于軍事上具有價值。

  李宗仁率部從上海、浙江、江西轉入大別山,一路與日軍作戰,傷亡慘重。8月底撤到商城補充兵力,后改編成第7軍和第48軍。48軍新編兩個師,分別為138師,師長莫德宏;176師,師長區壽年。此后這兩個師長期在大別山、安慶等地和日寇進行戰斗。

  1940年,48軍軍部從六安獨山移駐霍山縣深溝埠,此后該軍由第5戰區直轄。所轄138師駐太湖、潛山、岳西;176師駐桐城、廬江。1942年1月,48軍軍部從霍山縣深溝埠移駐岳西縣的湯池畈劉氏宗祠(之前曾做過師部)。

  岳西縣地處大別山腹地,跨長江、淮河兩大流域,是大別山區39個縣市中純山區縣。全縣平均海拔600米,千米以上山峰69座。最高海拔1755米,為大別山第二高峰馱尖。岳西境內險要位置多,48軍將軍部放在湯池畈,有一個重要考慮,就是這里有溫泉。溫泉不僅可以讓將士們方便“洗熱水澡”,更為重要的是,溫泉被譽為“自然之經方,天地之元醫”,具有一定的療傷價值。抗戰名將、48軍軍長蘇祖馨了解到,湯池溫泉歷史悠久,碑文可查,明代就建池沐浴治療疾患。

  蘇祖馨向第五戰區總司令李宗仁匯報:“湯池畈地形好,四周皆山,中間是長腰形的盆地,有良田萬畝遍植水稻,可保軍糧無虞;尤為重要的,此處盛涌溫泉,可供將士們洗浴、療傷。”

  李宗仁對大別山地形圖看過無數遍,了解湯池畈的地形地貌,它處于天堂鎮盆地中心,“四面高峻,中敞如堂”。李宗仁對48軍軍部移至湯池畈表示贊同,他對蘇祖馨說:“馥甫兄,我說不定哪天到湯池畈泡泡溫泉。”蘇祖馨答道:“渴盼司令早日蒞臨視察!”

  48軍軍部遷至湯池畈后,蘇祖馨帶侍衛官一起去泡溫泉,見這里環境衛生不太好,于是下令對浴池進行重建。新建了一個“大湯池”,并修繕了“小湯池”。蘇祖馨和其領導下的大小官兵都到“大湯池”沐浴,遂成為軍用浴池。當地鄉民則在“小湯池”洗澡,日常習俗如前。

  48軍與岳西當地群眾相處得很好,有民謠稱:“吃菜要吃白菜心,嫁人要嫁廣西兵。廣西兵,好良心!”湯池畈成為48軍一個較好的休整之地。前方傷病員送到這里醫治療養。當時,岳西不少青年參加了48軍,還有一些姑娘嫁給了48軍官兵。48軍參謀長楊贊謨后來回憶道:“為穩定軍心,部隊允許連長以上的軍官在當地找老婆。48軍軍官在駐軍地帶走了不少婦女,南寧市就有好幾十人,岳西人多,潛山,懷寧,桐城,安慶市人也有。我們在岳西駐了四年,廣大群眾除了為我們修營、扎寨,建筑碉堡,搞運輸外,還要提供我們的豬肉,雞鴨,油鹽柴米蔬菜等……”

  抗日將士們發現,岳西湯池溫泉,各處泉眼的水溫不同。在軍醫的指導下,達到了好的療傷效果。36℃—38℃溫泉具有鎮痛、止癢、安撫作用;38℃—40℃溫泉可供皮膚吸收,對關節炎、銀屑病、玫瑰糖疹有效,又能降低末梢神經的興奮性,使肌肉松弛,故有解痙止痛的作用,從而對皮膚、發紺、凍瘡均有效;水溫在58℃以上的,用作醫療礦泉極為合適和理想。一些戰士受濕疹及靡爛性損害、下肢慢性潰瘍痙瘡的折磨,苦不堪言,泡了幾天溫泉,竟然泡好了。

  據載,蔣介石的親侄女蔣華秀專門跑到岳西,要在湯池畈與第五戰區長官司令部政治部主任韋永成少將成親。蔣介石反對蔣華秀與桂系少壯派韋永成談戀愛,臟話都出來了:“娘希匹!中國那么多男人都死光啦?就偏偏去找個廣西佬!”可是,韋永成的魅力,勝過了蔣介石的權力,蔣華秀非韋永成不嫁。


蔣華秀與韋永成


  韋永成寫信給蔣華秀說:“岳西之秀,秀在高山峻嶺,我從深溝鋪過來,從土市一到銅鑼寨,被當地的壯麗景象所吸引,松生石,石飛云,一步一景,移步換景,風光無限,美不勝收。我是桂林人,桂林山水甲天下,但是與大別山岳西一比,桂林的風景更像是一個個精致的盆景,缺少這份讓人震憾的大氣。本地人歷來少有風濕病、皮膚病,并且壽歲高,究其原因,與長期沐浴溫泉不無關系。”

  韋永成還說:“湯池畈的溫泉,非常清冽、干凈,沒有異味。很多戰士身上的濕疹,泡兩次溫泉,就消除了。”

  大家閨秀蔣華秀,在日寇鐵蹄四處肆虐時,冒著生命危險踏進了大別山這片神奇的土地。她和韋永成體驗了岳西溫泉,感覺確實名不虛傳。數日后,她的皮膚變得光潔、潤滑。本來,她想留在岳西,與韋永成一起為抗戰服務。可是,蔣委員長的夫人宋美齡女士發來電報,要求韋、蔣二人迅速離開岳西,趕往西安。宋美齡承諾,在西安,將由她親自主婚,把二人的婚事給辦了。既然蔣介石同意了他倆的選擇,韋蔣只得電傳宋美齡,馬上啟程去西安完婚。第二年,韋永成和蔣華秀又回到了第五戰區大別山,蔣華秀在金寨創辦了“立煌中正小學”,并擔任校長。

  1943年9月的一天,時任國民黨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在第21集團軍司令、安徽省國民政府主席李品仙的陪同下,自金寨來48軍駐地視察。軍長蘇祖馨和時任國民政府岳西縣縣長的李品和(李品仙的弟弟),專門安排本地士紳在湯池老街歡迎李宗仁的到來。李宗仁在湯池老街下馬后,與士紳代表紛紛握手問好,并在老街做了簡短講話。然后,他在隨從的簇擁下去了48軍軍部。午飯后,稍作休息,蘇祖馨即邀請李宗仁泡溫泉以解旅途勞頓。李宗仁答應了,來到距軍部100余米的湯池,和蘇祖馨等將軍泡了近一個小時。48軍一些眷屬陪隨李宗仁而來的女士,也泡了溫泉。爾后,李宗仁在岳西期間,天天泡溫泉。他稱贊道:“此溫泉水清澈,浸泡片刻,疲勞全消,真乃上品,吾48軍將士有福啊!”


李宗仁像


  當地李氏族長,得知李宗仁在岳西縣視察,邀請數位李姓耆宿前往軍部拜見,并設宴款待。當時參加宴會的有第五戰區長官部機要室主任李揚將軍、陸軍176師師長李本一將軍、岳西縣縣長李品和,等等。席間族長將李氏敦睦堂計劃纂修族譜一事稟告李宗仁,并請其題詞。李宗仁欣然命筆,題“源遠流長”;李揚題“根深葉茂”;李本一題“百世流傳光耀祖,千秋枝繁子孫榮”;李品和縣長題“承先啟后,追遠慎終”。四人題字,今見于敦睦堂《李氏宗譜》。


李宗仁題字“源遠流長”


  1943年9月底,李宗仁接重慶中央電,出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兼漢中行營主任。在離開岳西之前,他與蘇祖馨在溫泉池里聊了很長時間。蘇祖馨談到溫泉療傷,48軍戰斗力恢復得好。李宗仁對138師高炮部隊擊落敵機,打死日軍侵華第11軍司令官兼華中派遣軍指揮官、參與制訂南京大屠殺方案的冢田攻,給予高度肯定。

  蘇祖馨說:“每次泡溫泉,都感覺很舒服;看到受傷戰士在溫泉的輔助治療下得以健康,尤其感到欣慰。可是,我一想起那些陣亡的將士,心甚不安啊!”

李宗仁凝神而思,他說:“誓殺倭奴去不回!我們,以及我們的后代,不能忘記為國捐軀的烈士們!”

  接下來,他倆談到了在潛山和岳西修建“抗日忠烈祠”的想法,都認為此事不可拖延,得立即著手辦。

  不久,蘇祖馨親自選址,在48軍軍部所在地湯池畈鳳凰山(現溫泉鎮政府所在地),開辟了一處陵園,修建烈士公墓和忠烈祠,用來祭奠抗日將士忠魂。通過廣征錢財伕役,軍中將士和皖、桂人士紛紛解囊捐款,由第48軍輜重團第4營全營官兵負責修建。共3個墓冢,面積400平方米。安葬了抗日陣亡將士69名(一說65名),后又遷葬400余位無名烈士。冢前一座石碑高150厘米,寬70厘米,文為楷體直書“戰死光榮碑”,中間直書“抗戰陣亡將士之墓”,落款“全體官兵同立”。1944年10月完工,48軍軍部全體官兵和當地縣府官員商紳在湯池畈聯合舉行了忠烈祠落成典禮。蘇祖馨鄭重題聯:


  “征戰幾人回,試看中外古今,良將忠臣同一死;

  故鄉何處是,無論滇黔粵桂,天堂大別亦千秋。”


  國強方能御外侮,民富才可幸福榮。在國家“大別山革命老區振興發展戰略”精神感召下,安徽盛世天源國際養生文化集團于2009年進駐岳西,投資20億,建設“天悅灣溫泉養生度假區”,項目自2014年開業以來,已累計接待海內外游客300多萬人次,入境游客涉及30多個國家和地區。

  天悅灣被評定為“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省級旅游度假區、安徽省中醫藥健康旅游示范基地、安徽省十佳旅游項目、安徽省文化產業示范基地、華東“十大康養溫泉”等稱號。項目列入了“中國健康細胞工程建設實驗基地”“中國老齡產業協會宜居養生示范基地和標準化養老建設基地”“一帶一路大健康建設基地”。

  現已成為國家水利部、國資委、交通部、中國社會科學院等八部委老干局文化采風和康養基地,俄羅斯客人養生度假基地,北京、上海、杭州、濟南、合肥等地養老服務機構定點“樂游”“頤養”基地。天悅灣正在積極打造中國中部地區大健康基地和“天悅灣·大別山國際康養小鎮”,并申報國家級旅游度假區。

安徽天悅灣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皖ICP備19011175號-1 技術支持:網新科技(www.ibw.cn) 免責聲明
海浪直播官网-浪客直播手机版-浪花直播平台-爱浪直播怎么样-爱浪app直播下载